当前所在页面: 首页  >> 行业资讯

“封杀”通道、放松非标,26万亿私募资管业态再生变
发稿时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浏览次数: 

        私募资管新规正式稿一纸令下,纯通道业务遭到“封杀”。

       “差不多把通道堵死了。因为传统意义上的通道业务,一类是按照委托人指令;二是按照投顾的指令操作;现在这些都属于违规的,那么通道肯定就不能做了。”北京某基金子公司人士表示。

       不过,与征求意见稿相比,私募资管新规正式稿在展业要求、资管产品投资集中度、过渡期内非标要求整改方面均有一定的放宽。

       截至2018年6月,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合计25.91万亿元,这也意味着此次新规将对近26万亿元的资金市场产生影响。

       星石投资组合投资经理袁广平告诉记者,正式稿在征求意见稿的基础上对展业、募资、投资、运作管理等关键环节的规范和标准进行了有张有弛的调整,既与资管新规有力衔接,也顺应当前市场环境。

       “封杀”通道

       10月22日,证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就《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及其配套规则答记者问,严格落实《指导意见》“去通道”要求,“要求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应审慎经营,制定科学合理的投资策略和风险管理制度,有效防范和控制风险。禁止证券期货经营机构提供规避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禁止证券期货经营机构通过合同约定让渡管理职责,禁止管理人按照委托人或其指定第三方的指令或者建议进行投资决策。”

       “可以说基本把证券类的通道业务停了。”对此,多位受访资管人士指出。

       “传统意义上的通道业务,一类是按照委托人指令;二是按照投顾的指令操作;现在这些都属于违规的,那么通道肯定就不能做了。”北京某基金子公司人士表示。

       “不过有个问题是,如果中间的通道是主动管理,是不能被认定为通道的,因为可以嵌套一层。现在一些实际上看是通道,但是从合同来看,中间那一层实际上也是主动管理。这种也不会被认定为通道。”一位券商资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截至8月底,理财资金主要投向于债券、存款、货币市场工具等标准化产品,占比约为70%;非标准化债券资产投资占比约为15%。

       非标业务模式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用于绕开监管指标约束的;另一类是绕开信贷投向限制的。第一类,银行通过非标资产的投资将贷款科目腾挪至同业买入返售资产、应收款项类投资等科目,以减少贷款规模的占用,并降低风险权重;第二类就是绕开信贷不可以投向的领域,通过信托计划或者资管计划进行投资。

       “还有一种虽然约定是主动管理,但是明显一看就是通道,从底层资产、单一资产中间再加一层,这就肯定属于通道。不过未来这种也会大大减少,因为有25%的比例限制。不可能投1个资产,要投好几个。”

       日前,银保监会下发的《信托资管新规过渡期监管意见》延续了55号文银信合作新规中对银信通道业务的监管导向,一是双方履行各自职责及风险承担,信托公司仅做通道,风险损失由委托人承担;二是不得帮助银行规避指标监管,将表内资金出表及投向限制性的领域。

       业内人士分析,证券监管近几年的导向,本来就一直在压缩通道业务。“当前通道业务的投资大多为非标资产。这导致证监类资管机构的非标资产规模占比远远超过35%。”

       非标仍大幅受限

       第一财经注意到,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双20%”的比例限制提高到了“双25%”,即“一个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同一资产的资金,不得超过该计划资产净值的 25%;同一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管理的全部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投资于同一资产的资金,不得超过该资产的 25%。”

       征求意见稿下发后,券商资管普遍非常关心“双20%”的限制,因为对非标业务通道业务的影响非常之大。

       一位券商资管人士便表示,“以前券商资管不能直接投非标,假设发一个类信托产品,根据资管新规,一个资管计划投5个非标项目,要保证期限匹配其实很困难。而信托是一个信托投一个项目。”

       分析人士表示,虽然从20%放松到25%,相对绕道空间会稍微大一些,但和私募银行理财以及公募银行理财相比,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的非标投资仍大幅受限。

       “非标相关的规则是多了一条仿照银行理财的规则,单一管理机构投资投资非标不能超过总管理规模的35%。”上述券商资管人士表示,由于私募不能通过委贷来投,只能通过信托来投资。因此我觉得影响也不是特别大。

       “现在子公司存续项目的影响比较大,新增的影响就不会太大。”该北京基金子公司人士称。

       “现在非标做的不多,非标原来子公司能做的就是一些传统通道类业务。堵死了以后就不怎么做了。”该北京基金子公司人士进一步表示。

       业内人士分析,未来证监类资管的非标业务,会转向非标产品的组合投资(买方类型),以FOF的形式开展,无法直接掌控项目。

       “然而,作为买方而言,证监类私募资管没有打通大众资金,通过营业部面向高净值客户募集能力远远弱于私人银行。综而言之,非标业务受到冲击,转型FOF后,业务模式接近私人银行,难度很大。”相关业内人士分析。

       在最新发布的银行理财子公司在非标限额的规定中,仅保留了“非标余额不超过理财净资产的35%”,取消了“非标余额不超过总资产的4%”和“单一客户非标余额不超过资本净额10%”的限制,且不要求纳入行内统一授信体系。

       华泰证券分析师也表示,非标融资作为银行理财传统配置强项,是获取超额收益的重要配置渠道,非标放松有利于实现配置收益,同时非标是表外融资的主要构成,非标缓和有利于支撑表外融资,缓和市场信用风险隐忧。

       第一财经也注意到,正式稿中第四十四条增加了条款: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不符合本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指标的,在符合前款规定的前提下,其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在过渡期内可以新增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规模;过渡期结束后仍不达标的,不得新增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意味着在过渡期内特殊情况下(例如市场波动、资管计划规模变化等)如果资管计划投资于非标债权资产的资金超过净资产的35%,仍可以滚动续作以承接未到期资产。”袁广平说。